京沪高铁带动区域经济联动发展

2017-07-05   点击量: 105 

京沪高铁运营6年来,安全运送旅客6.3亿人次,更激发沿线城市的发展潜力,架起了“高铁经济走廊”。

贯穿京、津、冀、鲁、皖、苏、沪“三市四省”,连接“环渤海”和“长三角”两大经济区。沿线许多城市以高铁为依托,建设了“高铁经济带”“高铁新城”“高铁新区”,重构了各自的“经济版图”,城市经济发展迸发新活力,也带动了沿线经济协调发展

截至6月29日,京沪高铁运营满6周年,累计安全运送旅客突破6.3亿人次;开行高铁动车组列车58万余列,累计行程超过76955万公里。作为国家战略性重大交通工程和重大创新工程、“八纵八横”快速铁路网的重要组成部分,京沪高铁运营6年释放多大潜在红利?

改写了东部交通版图

地处“环渤海”和“长三角”两大经济区中心,北京与上海两地间的交通效率对推动全国社会经济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2011年6月30日,历经3年建设的京沪高铁正式开通运营,拉近了京沪间的时空距离,上海到北京最快运行时间由原既有线最快9小时54分,缩短到5小时内,1300多公里一日内可轻松打个来回,上海虹桥至北京南每日京沪高铁贡献4.1万余个席位。京沪高铁庞大的“输血”能力,有效缓解了京沪铁路通道运力紧张的矛盾。

以速度取胜的京沪高铁改变了中国东部的交通版图,形成了以北京、上海为中心的“0.5至4小时”高铁都市圈。当人们从上海出发,1小时内可到江苏苏州、无锡、常州,2小时内可到江苏镇江、南京,3小时内可到安徽蚌埠、江苏徐州……

“速度快了,二等座票价只要500多元,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如今已成新常态。高铁已驶入日常生活,成为老百姓出行的必需品。”经常往返京沪间的上海静安区胡先生感叹高铁的便捷。

上海虹桥站是京沪高铁线上最大的高铁车站,高峰期日均有41趟高铁开往北京方向,每日运营时间内平均20分钟就有一趟列车驶向北京,基本实现了“公交化”运营。随着高铁“驶入寻常百姓家”,上海虹桥站旅客发送量同步实现了“蛙跳式”增长,2011年,该站日均旅客发送量6.88万人次,到2017年上半年,日均旅客发送量近16.98万人次,较2011年增长146.86%,高铁已成为越来越多旅客的不二之选。

激发沿线城市发展潜力

一条铁路往往会成就一片区域或者一群城市,京沪高铁运营以来,沿线城市发生了巨大变化。

贯穿京、津、冀、鲁、皖、苏、沪“三市四省”,连接“环渤海”和“长三角”两大经济区,沿线人口占全国人口总数的26.7%,百万人口以上的城市有14个。京沪高铁途经的地理区域特点,赋予了其特殊的使命和期盼。沿线许多城市以高铁为依托,建设了“高铁经济带”“高铁新城”“高铁新区”,重构了各自的“经济版图”,激发了城市发展的潜力,也带动了沿线经济协调发展。

随着上海虹桥站投入使用,2010年上海开发建设了面向“长三角”、服务全国的高端商务中心———虹桥商务区。7年来,虹桥区域化发展效应已经显现。虹桥商务区紧邻江苏和浙江两省,处于“长三角”城市轴的关键节点,区位优势明显。很多企业采用“将中国区或‘长三角’区域总部设于虹桥商务区、将制造工厂挪至‘长三角’城市”的业务模式,借助高铁搭建总部与工厂通道,帮助企业降成本、增效率。目前,虹桥商务区已入驻企业超过700家,其中包括30余家开发商总部和上市公司区域总部,累计注册资本37.25亿美元。

“随着虹桥商务区的发展,周边城市从一开始对商务区‘吸干’本地增长能量的担忧,渐渐变成搭上商务区发展‘快车’的喜悦。”一位虹桥商务区管委会负责人曾表示。高铁让上海的能量辐射到周边城市,带动周边制造业等产业发展,并且提升“长三角”城市的经济发展和就业活力。

南通、嘉兴、无锡、常州等周边城市,纷纷以各自特点打出全新的产业承接牌,协同区域中心城市发展,在承接产业转移中寻找到自己全新的定位。如今,在“长三角”地区,一个以“上海知识型服务业体系”“杭州现代商务休闲、文化创意产业为核心的高附加值产业体系”“宁波现代物流商贸和电子商务为主的商贸产业体系”“苏州、无锡、常州等区域特色新型制造业产业体系”为核心的区域联动发展新模式正在形成。

“高铁同城效应”凸显

京沪高铁促进了沿线城市群之间的资源流动和优化配置,便捷的交通使劳动资源在市场的调配下流动更趋合理。随着高铁开通的延伸效应,上海、南京等区域中心城市的引领能力不断提升,产业结构不断优化,越来越多的企业将生产基地外迁,采用将总部或研发中心设于中心城市,将制造工厂挪至周边城市的发展模式,借助高铁搭建总部与分厂、研发中心与制造中心的通道,帮助企业降成本增效率。

与此同时,苏州、无锡、常州、镇江等城市纷纷以各自特点打出全新的产业承接牌,协同区域中心城市发展,在承接产业转移中寻找到自己全新的定位。

穿梭于京沪间的高铁,颠覆了人们时间和距离的观念,彻底改变了生存空间、生活方式,带来了愉悦的高速度体验和旅行快乐,“高铁同城效应”优势凸显,“双城生活”“候鸟群体”逐渐成为老百姓生活中的一道风景线。工作在北京、上海,生活在临近的廊坊、天津、苏州、常州等城市已成为现实。周一坐高铁来上海上班,周末回蚌埠、宿州、徐州过周末,成为许多在沪务工者的生活轨迹。各地丰富的人力资源通过高铁这一便捷的交通工具,快速地流向需要的城市,为促进人力资源最佳配置提供了可能。

昆山南站是京沪高铁线上与沪宁城际铁路并线建设的车站,每天运行时间内有210余趟动车组列车在这里停靠,列车开行密度如此之大给周边居民带来了生活、工作上的便利。“从昆山南坐高铁到上海虹桥最快只需16分钟,再换乘地铁去静安寺,到公司不到1小时,这几乎与居住在上海嘉定、闵行区较远的同事上班时间差不多。准时、准点、不堵车,犹如‘城市间的轨道交通车’。”家住昆山的张先生每天打“高的”上下班已经2年,并乐于这种工作生活方式。高铁带来的便捷,让原本并不遥远的两座城市变成了同一个“社区”,距离因高铁而拉近,生活因高铁而美好。

【来源】 经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