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打造钱塘江金融港湾 主打特色小镇和国际化

2017-06-27   点击量: 123 

后G20时代的杭州,钱塘江金融港湾成为城市发展的重要抓手。日前发布的《杭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钱塘江金融港湾建设的实施意见》提出,经过“十三五”时期乃至今后更长时间的建设,将钱塘江金融港湾打造成为财富管理和新金融创新中心。

从“西湖时代”进入“钱塘江时代”,钱塘江金融港湾成为杭州发展的重要抓手。

日前,杭州发布《杭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钱塘江金融港湾建设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目标是经过“十三五”时期乃至今后更长时间的建设,将钱塘江金融港湾打造成为财富管理和新金融创新中心,并于2017年7月16日起施行。

根据规划,到2020年,杭州全市金融业增加值突破1600亿元,占GDP比重达10%以上,金融业增加值占全省比重(集中度)超过25%;钱塘江金融港湾集聚私募基金及各类财富管理机构3000家以上,管理资金规模超过1万亿元。

在随后召开的第三届(2017)全球私募基金西湖峰会上,浙江省副省长朱从玖提出对钱塘江金融港湾发展的五大展望,并邀请更多的国际金融机构参与到建设中来。

受访人士表示,杭州大力推进钱塘江金融港湾,主要基于支持实体经济和发展现代服务业的需要。其定位应是长三角南域的区域性金融中心,并在拓展、转化和技术系统三大方面,与上海这样的国际金融中心错位发展,形成自身独有的优势。

金融发展与特色小镇结合

后G20时代的杭州,将“财富管理和新金融中心”的打造,作为一项重点工程。

《实施意见》指出,钱塘江金融港湾建设是浙江省的重大发展战略,同时也是杭州市“十三五”期间打造“两廊一湾”中的重要一环。

建设钱塘江金融港湾,已成为杭州金融业发展的重要载体。

按照规划,这一港湾主要是“1+X”的空间布局,“1”即核心区的江干区钱江新城和萧山区钱江世纪城,“X”即一系列各具特色的金融小镇(集聚区)。实际上,这一布局早在2016年12月发布的《钱塘江金融港湾发展规划》中就已经明确。

这样的一个载体,未来要集聚私募基金及各类财富管理机构3000家以上,管理资金规模超过1万亿元;钱江金融大数据创新基地集聚发展金融大数据服务相关企业100家以上,年产值超过500亿元,形成全国最大的金融大数据云平台;在钱塘江金融港湾内形成1家以上万亿级、3家以上千亿级金融要素交易场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多家杭州中小金融机构了解到,这一港湾的一大亮点是将金融产业进行积聚,打造金融机构的产业链。而一系列金融小镇的集聚,将金融发展与特色小镇有机结合,特色小镇又和产业城镇化密切关联。

“原来的特色小镇由省或区牵头形成,相对较为分散。而钱塘江金融港湾的建设就可以形成一个合力,将这些分散的金融小镇形成链条和产业带。”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金雪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

《实施意见》提出,杭州将从探索创新金融管理模式、推动金融改革先行先试、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优化精简行政审批流程、健全金融产业统计体系、构建协作配合产业生态、推进港湾建设一体化国际化、维护金融发展平稳有序8个方面,对重点工作措施进行了明确。

在这一工作部署中,国际化是一个亮点。其实自G20之后,杭州将国际化发展作为整座城市发展的主要目标,目前已经深入到各行各业。

朱从玖指出,钱塘江金融港湾除了要做空间上的规划之外,更重要是如何发挥其金融业的功能和作用,这是始终要抓的一条主线。如何让钱塘江金融港湾沿着这条主线往前推进,首先要在国际化方向发力,吸引更多国际性金融机构参与进来。

因此,在此次峰会上,朱从玖也为钱塘江金融港湾站台,希望更多国际性金融机构入驻。

“G20峰会之后,杭州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大增,目前主要的国际活动都集中在沿江的钱江新城和钱江世纪城,再加上浙江作为外向型经济的代表,无论是线上的阿里巴巴电子商务还是线下的贸易,都站在国际的角度。”金雪军说。

与上海金融中心错位发展

浙江省金融系统一位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大力发展金融产业表明浙江已经感觉到金融的重要性和金融产业的重要性。之所以如此大力推进主要基于两方面原因,一是实体经济需要金融业的支持;二是从转型升级的角度,浙江也需要现代服务业与第三产业。

浙江省近两年提出的八大万亿产业中,就有金融产业。

杭州的资本集聚度比较高,是发展金融业的独特优势。杭州是全国第六个进入本外币贷款超过两万亿元的城市,第七个成为存款余额超三万亿元的城市。2016年,杭州市实现金融业增加值987.67亿元,增长6.5%,占GDP比重近9%。当年年末,全市金融机构459家,新增50家。全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33386.04亿元,增长11.8%。

朱从玖表示,钱塘江金融港湾要建立新的发展动能,具体可以从两方面发力:一是传统产业的升级发展;二是信息经济、智能制造等新兴产业的建立。这是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内容和主要任务,也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进一步提升经济发展迈向中高端、中高速的发展阶段必然的一项任务。

“无论是传统产业还是新兴产业,资本市场的私募股权投资、创投资本,以及广大的银行证券保险,都是金融服务的主力军。彼此融合可以加快形成新的发展动能,提升发展的层次。”朱从玖说。

实际上,钱塘江金融港湾,一方面是金融资源的积聚,另外一方面是沿着钱塘江有大量的实体产业的积聚。

“金融产业的打造,很大程度上也是为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和新兴产业的发展进行更好地结合与对接。”上述金融系统人士指出。

钱塘江金融港湾要促进长三角的核心区迈向“三高”(即高科技、高质量、高效益)发展,然而同处长三角,上海无疑是中国主要的金融中心之一,杭州又该如何在这样的区位中错位发展是一大课题。

对此,金雪军指出,钱塘江金融港湾的定位是在长三角南域的区域性金融中心,主要体现在拓展系统、转化系统和技术系统三大方面。

首先,上海是国际的金融中心,内部的金融机构主要是一些大的银行、保险公司。杭州则是在金融新领域进行拓展,比如资产管理、财富管理、对冲基金、互联网金融等。

其次,上海链接的是国际的金融市场。“但是,国际的金融体系和资源最后要落实到如何为中国的实体经济服务,需要一个转换,这就是杭州优势,这也是浙江周边很多城市的需要。”金雪军说。

最后,金融的发展越来越需要后备的技术系统,而杭州的信息技术、互联网技术、金融科技、人工智能在全国非常领先。

受访人士也都指出,钱塘江金融港湾涉及很多地区,如何形成有效协调的合力,如何打通这条走廊的交通连接,以及如何与实业形成有机联动,都是未来应该重点规划的方面。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