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特色小镇规划需匠人精神+市场机制+产业互动

2017-07-20   点击量: 284 

作为各地探索城乡统筹发展、推进新型城镇化的一种新模式,特色小镇的发展成为目前备受关注、饱受争议的话题之一。如何理解产业作为特色小镇的内涵与核心,如何避免有名无实、圈地小镇的出现,如何通过更有效的规划、设计、运营、实操等手段建设以城带乡、健康发展的特色小镇。在近日召开的2017第五届清华同衡学术周“产业引领特色小镇健康发展”分论坛上,来自政府、规划、建设、运营等不同领域的专家、大咖齐聚一堂,针对新形势下的特色小镇发展趋势展开热烈探讨。

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恽爽表示,近一两年来,众多特色小镇建设如火如荼,无论是国家、地方各级政府还是各个部委针对特色小镇都提出了许多政策。但特色小镇到底如何健康发展?到底如何更可持续的运营,实际上社会各界并没有达成清晰统一的共识。

相伟:特色小镇是一个“奢侈品”

国家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城镇化规划处处长相伟现场从国家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整体部署谈起对特色小镇的三个方面理解。第一,在国家推进新型城镇化的四大战略任务、五大改革举措中,特色小(城)镇尽管是一个热点,一个重要而突出的板块,但并不是全部。在国家推进新型城镇化的四大战略任务中,首要任务是有序的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其次是合理引导10亿左右城镇人口的空间分布,引导大中小城市(镇)协调发展;再者是提高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最后推动城乡发展一体化。特色小镇虽然与这四个方面密切关联,但并非核心。归根到底,新型城镇化的核心任务仍然是推进“人”的城镇化。

第二,尽管特色小镇是中国“四化同步”的新载体,但并不是所有地方都适合做特色小镇,也不是所有企业都能做好特色小镇,更不是短时间就可以打造出成功的特色小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特色小镇更像是一个“奢侈品”。特色小镇发展的成功要素有几个方面:一是需要依托于中心城市或大都市周边(至少达到300万人口以上)发展,有人群支撑;二是需要有非常独特的资源,有得天独厚的发展基础,比如景德镇;三是要借助信息化的支撑,与时代相衔接;四是特色小镇还应当激活农业现代化,作为资本要素下乡的中转站。

第三,结合国内各类特色小镇实践案例,相伟指出特色小镇需要深度结合市场化机制。很多地方做特色小镇缺乏可靠的运营模式,其实应当把市场力量引进来。作为新经济、新动能的载体,作为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平台、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载体,唯有探讨各利益主体之间更良性的互动,才能把特色小镇建设“办好”。

此外,相伟从发改委实施“千企千镇工程”的工作思路提出特色小镇下一步的工作方向,希望通过搭建一个“一网一库(物联网和信息库)”的新平台,来实现企业和城镇结对子,进一步强调规范引导、市场主体、健全机制、文化传承和防范房地产,用市场化的机制扶持特色小镇建设。

杨军:小镇规划需秉承“匠人精神”

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详细规划中心三所杨军认为,相对于传统的城市开发建设,特色小镇具有用地规模小、实施速度快、偶发变化多、要素关联强等特征。特色小镇的开发建设则具有明显的IDBO(融资/产业-设计-建造-运营)一体化特征。

作为IDBO模式的关键环节,规划设计涉及到承接政策、对接投资和产业资源、落实空间等诸多方面,是全程筹划的城市服务模式。杨军结合具体实施项目,从特色小镇规划设计角度提出七个创新能力:即特色价值定位能力,通过对小镇本底价值的深度挖掘和广度延展,进行全新整合与定位;产业联盟搭建能力,协调对接项目各方产业资源,搭建多方合作产业联盟,为特色小镇的产业发展提供平台;生态环境修复能力,通过IBE生物多样性调查等景观生态学分析技术的引入,对小镇的生态本底环境进行精准保护与特色培育;创新人群响应能力,通过对创新人群特征及其需求的研究,提出针对性的空间设计与发展范式,提高吸引力;边际土地利用能力,通过三维数字化设计平台技术的引入,提高对复杂地形的精细化设计能力,实现边际土地的最优利用;特色空间塑造能力,通过尺度限定、功能混合、步行友好、鼓励交往、双重地标、主题统一等设计理念的落实,使小镇空间回归人性尺度,重构小镇物质空间背后的社会秩序;人居科技集成能力,通过低碳建设、海绵技术、智慧搭建等创新技术在小镇内的集成与落地,实现中国小镇人居环境理想。

最后,杨军所长总结提出,特色小镇应作为中国人居环境特色化的开端,规划研究设计机构应秉承“匠人精神”,以建设“特色小镇”为契机与实践平台,让城市规划进入精细化供给时代。

刘子力:“瓷都”重生的背后逻辑在于好玩、有意思

作为工业遗产活化利用的典型项目,景德镇“陶溪川”如今正为整个城市带来持久的活力。景德镇陶瓷文化旅游发展集团董事长、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总经理刘子力现场以“陶溪川业态建构与运营”为主题,讲述了这个国营瓷厂重获新生的故事。

“我们要做的这个不是什么复杂的东西,就是要好玩、有意思。这五个字我至今记在心里。”这样看似简单的判断背后却蕴含了深厚的逻辑,一座城市的生命力来源于年轻的人和产业,而好玩、有意思,既是吸引年轻人的不二法门,也是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要义。陶溪川通过为“景漂”们提供优质的创意陶瓷销售展示平台,利用年轻人的创造力打造新鲜创意、有趣好玩的集市,在吸引客流的同时也为年轻的创业者构建生计。如今,四万景漂中近四分之一成为这里的生力军,“有趣,好玩”的陶溪川渐成为吸引年轻人的磁石。

如今,伴随着故宫博物院御窑馆的展示、留洋归国青年带来科技前沿的3D打印技术、国际艺术家在地创作带来国际客户群,曾经辉煌的滨江小城正再次聚变能量并溢出于外,而她输出的不仅是陶瓷产品,还有人才、活动与 “陶溪川”模式。

最后,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袁昕对于特色小镇如何发展做出了总结性发言。袁昕指出,特色小镇发展要注重四个方面:首先,特色小镇的发展必须明确是处于在什么样的历史阶段下、以什么样的角度来建设。如果抛开大的历史时期,特色小镇的建设都有可能在现有上行下效的体制下变成一个运动化的倾向。第二,是否具备发展的基础条件,是打造特色小镇之初需要思考和研究的重点。特色小镇的建设与发展必须要具备一定的基础条件,总结国内现阶段成功经验,特色小镇要想发展,至少要具备产业升级、科技创新与植入或者消费带动这三种基础条件之一。第三,特色小镇的建设要具备完整的产业链条。必须明确政府、社会资本、运营与开发企业等各领域之间的有效衔接与高效互动。

【来源】 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