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毅:第二次现代化背景下的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

2018-02-13   作者: 盛毅 点击量: 336 

党的十九大根据新时代国内主要矛盾变化,面对开启中国特色现代化建设新征程需要,提出“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着力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不断增强我国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明确了未来一段时间经济发展、经济体制改革、对外开放、动力培育等方面的任务。本文以现代化理论为依据,以发达国家实践为参照,在科学把握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内涵、特征、任务、动力、举措、体制保障等基础上,对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进行初步探讨。

一、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观点评述

围绕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内涵、特征、基本要求、建设路径等,学者们已经做出了初步的探讨。现代化经济体系要求“质量第一、效益优先”,是做优做大做强以先进制造业为主的实体经济,[1]它是一个综合体,包括产业、体制机制、微观企业行为等方面的内容。[2]它不是产业体系或工业体系等的概念,而是由“产业体系、创新体系、协调体系、开放体系、体制机制”等五个子系统构成的一个大系统。[3]现代化经济体系包括发展目标、发展动力和经济主体三大部分;经济主体包括行为主体、产业体系和区域体系;发展动力包括创新、制度和开放等,[4]产业体系应建立在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基础之上,包括现代化的基础设施网络建设,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等。[5]现代化经济体系的特征或者判断标准为:更加科学高效的发展方式,更加合理优化的经济结构,更加创新导向的增长动力,更加健全完善的宏观管理;[6]或者是一个高效率的、高质量的、有助于实现平衡发展的、有助于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经济体系;[7]或者有鲜明的时代性、有新的需求拉动、有更高质量要求、需要创新作动力、需要高水平开放、需要新的体制机制支撑。[8]现代化经济体系具体可能表现为“虚实共生、以实为主”、“创新驱动发展”、“协调平衡发展”、“绿色低碳发展”、“开放共赢发展”、“共享共富发展”、“劳动关系和谐”、“多元包容”、“两手互济发展”的经济体系。[9]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的过程就是国际竞争力不断增强、产品和服务的质量不断提高、产业结构持续优化、可实现绿色低碳和节约高效。[10]从开放的角度来看,现代化经济体系不仅是中国经济体系向现代化升级的过程,也是学习和借鉴先进国际经验和不断扩大对外开放的过程,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将会进一步深化中国参与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使中国经济逐渐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基石。[11]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需要着力解决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问题,而非以往的规模问题速度问题,必须用改革的办法去推动结构调整。[12]具体而言,以实体经济为抓手,促进我国从“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转变,要切实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完善产权制度,优化要素市场,推进经济体制改革。[13]以建设现代产业体系为基础,重点关注经济总量和速度、水平和质量、现代化产业体系和结构、空间布局结构和协调程度、市场经济的体制机制、高水平的开放经济体系。[14]

现代化经济体系是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一个全新的概念,它是中国迈向第二次现代化过程中,必须要完成的重要任务。《中国现代化报告2007》预计,2015年中国将会完成第一次现代化,联合国在2014年宣布中国首次进入“高人类发展指数”国家行列。按照这一预测和判断,中国从2015年以后,实际上已经开启第二次现代化征程。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第二次现代化的最重要任务之一。目前,我们对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把握,还局限在基本的认识层面上,不仅对其特定含义的界定还不够准确,也没有将经济体系本身与现代化经济体系的特征与构成、建设的内容和手段区别开来。而科学把握其内涵、外延和主要特征,对于指导现代化经济体系至关重要。在对现有文献的梳理中,有的学者概括为目标、体系或目标、主体,有的概括为目标、体系、体制或目标、体系、动力,还有的学者概括为发展方式、经济结构、增长动力、宏观管理四个方面。而根据党的十九大报告概括的内容,它实际上包含了根本要求、具体任务、内在动力、关键举措、体制保障等五个方面:一是坚持质量和效益优先的原则;二是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重要手段;三是形成以效率为导向的动力体系;四是产业要与科技、人才及金融协同发展;五是要建立起有效和有活力的体制机制。显然,我们要建设的这个经济体系,不同于传统的经济体系,也与发达国家的现代化经济体系有区别。建设这个经济体系的手段,不同于传统体制下的手段和发达国家普遍采用的手段。至于存在着哪些相同点和不同点,必须紧紧围绕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分两步走”现代化建设目标这一特定要求,分析第二次现代化国家经济现代化演变的一般规律,以及不同阶段的特征和主要任务等,归纳出我国现代化经济体系具有的内涵、特征、主要任务、实现路径等。

二、二次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共同性特征

“现代化”在一般意义上是指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转变,它并没有具体的标准。关于现代化的理论,虽然从18世纪就开始萌芽,但真正形成比较完整的理论体系,则是在二次世界大战后至20世纪70年代之间。现代化首先应看成是一个动词,于光远等(2000)的解释是由“现代”和“化”两个部分构成的。“现代”的意思是指已经达到的水平,“化”就是达到这个水平的手段。[15]罗斯托(2010)认为,现代化是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的过程,它包括一系列阶段性变化。认识现代化过程,重点是研究转变过程的特点和规律。[16]布莱克(1996)认为,现代化涉及人类生活方方面面的深刻变化,对现代化的研究,需要从不同国家的比较、发展模式、定量指标等进行分析。[17]亨廷顿(2010)则指出,各国的情况不同,现代化具有不同特点。其次,现代化也可以看成是一个名词,即它在特定的时间截面上,从发展水平、经济结构、人们生活等方面,呈现出明显的有别于过去的、划时代的特征。[18根据党的十九大的表述,本文使用的“现代化”是一个名词。现代化不仅是复杂的过程、长期的过程、分阶段的过程、同质化的过程、不可逆转的过程、进步的过程。[19]而且后现代化理论认为,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转变是现代化,现代社会本身还需要继续现代化。从现代社会向后现代社会的转变则是后现代化。并且现代社会和正在现代化的社会的多元性和多样性,决定了现代化具有多种文化方案和制度模式。第二次现代化理论进一步指出,现代化既是人类发展的世界前沿以及达到和保持世界前沿的过程,也是人类文明的一种深刻变化。第一次现代化是从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变,经济发展是第一位的,大规模生产工业产品,工厂化、城市化、规模化、集聚化是最大特征,扩大物质生活空间和满足人类物质追求是核心任务。第二次现代化则是从工业经济向知识经济、工业社会向知识社会的转变,生活质量追求上升到第一位,知识化、创新化、生态化、信息化、网络化、全球化是最大特征,加快发展高新技术和先进服务业满足消费者需求是核心任务。综合现代化理论同时认为,没有完成第一次现代化的国家,可以推动两次现代化的协调发展,迎头赶上第二次现代化的未来世界先进水平。[20]

 

尽管现代化包含的内涵非常丰富,观点不尽相同,但一些基本的东西是相同的,可以为我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借鉴。一是在构成内容上,现代化包括物质的和非物质的、观念的与制度的多层次和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心态等多方面的转变;二是物质的现代化是基础,观念的现代化是先导,制度的现代化是保障;三是现代化是一次历史性的巨变过程,这一过程中的一系列变化只是引起质变的条件;四是不同国家和处于不同历史阶段,有着不同的现代化道路和模式;五是没有完成第一次现代化的国家,可以同时推动两次现代化的协调发展。

经济体系的现代化,正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现代化的基础。国外虽然没有明确提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概念,但从现代化理论对实践所做的总结来看,经济体系现代化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发展的一次飞跃,它必然从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等多个层面的重大变化中表现出来。如果从产业结构特征看,第一次现代化实现了由农业经济体系向工业经济体系的跃升,第二次现代化则实现了工业经济体系向知识经济体系的跃升。第二次现代化是对20世纪80年代以来,发达国家经济体系转型的总体概括,它在产业上表现出的特征,就是第三次产业主导经济发展,服务业占比高达70%,各产业普遍实现知识化、信息化、智能化,技术进步和创新是主要动力。我国全面小康社会的建成,表明经济体系完成了第一次现代化任务,在此基础上,我国准备再用30年左右时间,完成第二次现代化任务,从而建立起支撑中国成为世界强国的新经济体系。

《中国现代化战略研究课题组》通过对2004年的数据计算,认为瑞典、美国、丹麦、芬兰、日本、瑞士、澳大利亚、德国、比利时和英国等10个国家,已经完成了第二次现代化,[21]因此,这些国家二次现代化的经验,值得我们作为经济体系现代化的重要参考。纵观这些国家经济体系现代化的过程,可以通过评价指标差异的分析,找到一些答案。

 

1.知识创新成为主要任务

第二次现代化的特征是知识经济的加速发展,相应地,知识创新、知识传播等指标,成为衡量第二次现代化的重要指标。由于粗放增长走到尽头,追求质量效益型增长,适应新的消费需求,必须有新的产业来支撑,依靠知识创新发展新兴产业和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就成为国家推动经济增长的根本手段。在第二次现代化的国家中,以技术进步为重点的创新驱动型发展模式,形成了完善的创新体系,有力地支撑了发达国家的产业结构优化提升。最典型的如美国在二战后,经济增长方式由之前的粗放型高速增长,逐步转向了以科技推动为基础的集约型增长,科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由40%左右提高到50%以上,其中,1991~2010年科技对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度达到54.6%。一些科技贡献高的国家,已经超过70%。为强化科技引领能力,各国普遍加大科技投入和研发机构建设。如欧委会规划的第八版框架计划,对基础研究的投资提高了近一倍。德国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还正式签署并批准《研究与创新协定》及“顶尖科研资助项目”,为德国的科学技术研究与创新,开发培养和引进、吸纳创新人才创造条件、营造环境。英国在2011年宣布投入5100万英镑,在工程和物理科学研究理事会下建立9个创新制造研究中心,使这一旗下的创新制造研究中心达到16个。日本、韩国也出台了“未来开拓战略”和科技发展长远规划,来增强科技创新能力。

 

2.产业结构出现质的变化

进入二次现代化的国家,消费者不仅对已有产品有更高质量要求,而且需要更加丰富多样的产品和服务,产业体系为适应这一变化,必须加快进入结构不断优化的轨道,不仅高新技术制造业、新兴服务业成为发展重点,而且制造业与服务业的融合,以及三次产业的融合程度提高。在制造业领域,大力发展生物技术、风力发电、纳米技术、空间技术、电动汽车等高新技术,并以此改造传统制造业,建立新兴产业部门,成为第二次现代化国家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新趋势。尤其是服务业的价值链越来越长,服务业所占比重普遍达到70%以上。尽管这些国家都在加快发展高技术产业,突出“高价值制造”战略的取向,都在加大传统产业改造力度,但并非所有进入二次现代化的国家策略都相同。美国、日本、德国等,经济总量大,产业门类多,选择的领域更宽,不仅有新兴的制造业和先进服务业,如新一代显示技术、生物医药、新能源、航天航空、机器人、数字信息设备、高速数字网络系统等,也有像汽车、计算机、电器等有一定技术含量的中端制造业。而丹麦等北欧国家经济规模小,产业门类少,因此一般集中资源发展能够形成优势的产业,如教育及研发、信息通讯、生命科学、生物能源等。

 

3.信息化成为重要手段

进入二次现代化的国家,都把信息化作为重要手段,在美国、日本等发达经济体中,与信息通信技术相关的产业已经占主导地位。美国不断加大对信息传感网、公共安全网、智能电网等现代化基础设施建设,始终在宽带普及率和互联网接入方面位居世界领先地位,美国大企业基本上都设立了首席信息官。法国再工业化的核心,是实现工业生产向数字化、智能化转型,以生产工具的转型升级带动商业模式转型。德国以智能制造为代表的工业4.0,正在全面取代传统制造方式。正是对信息技术的高投入,使发达国家牢牢掌控了发展的主动权。以企业为例,福特汽车公司通过网上采购,使汽车零部件的采购成本下降了30%。

 

4.全方位吸引创新资源

在利用创新资源方面,进入第二次现代化的国家,为大力吸引高素质、知识化的外国移民,引才政策不断加码,设立了技术移民可以享受的限额优先权,针对需要的人才实行“绿卡”更宽松的制度,德国甚至在《移民法》中规定的相关专业人才移民应得收入的下限,由此形成了创新要素集聚的“马太效应”。这些国家在引进的法律制定、财政投入、人才标准等方面,充分发挥促进和推动导向作用,而用人单位在选用人才时,则依据政府的导向,按照市场机制协商报酬、待遇及科研工作条件等的协商,则由用人单位进行操作。美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从世界各国吸纳的高级专业人才和科技创新人才,已超过60万。美国在“二战”后取得的科技成果中,有80%左右是由引进的外国科技创新人才完成的。不少国家在引进人才的竞争上,已由一般的人才引进,转向对高端人才、领军人才的争夺,通过高端人才引进带动新技术、实验设施、研发中心的引进。

5.政府作用有所加强

与一般要素充分利用市场机制配置不同,进入二次现代化的国家,都采取了法律、经济、行政等手段,创造先进要素能够引得来、留得住、用得上的政策环境,创造先进项目投资和运营的有利条件。其中,对知识产权和创新行为的保护,鼓励和支持知识产权有偿转让等,相关法规和政策十分完善。同时,政府还不断推进和加强国内“产、学、研、官”的合作,充分发挥行业协会在资格审核、职业行为监督、职业能力提升等方面的管理服务作用,使政府和社会组织作用得到有效发挥。

三、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经济体系

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以后再分“两步走”的目标,已经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确定了基调。鉴于中国的第二次现代化有着特定的国情和要求,相应地,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至少有五个特殊性:一是中国的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是一种追赶型的,它将用更短时间完成,很多任务不能靠“自然演化”,因此在实施中,存在着不少需要跨越的阶段,先行国家并没有这方面的现成经验;二是中国的现代化经济体系,建立在13亿人口基础上,比目前已经和即将实现二次现代化国家的人口总和还多,先行国家也不可能提供现成经验;三是中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所依赖的所有制基础、宏观调控制度和政策环境、政府作用不同,简单照搬先行国家的做法,不可能行得通;四是中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在许多区域仍然处于一次现代化阶段的现实中起步的,发展不平衡的矛盾十分突出,在高碳和高消耗工业化路子被锁定的情况下,我们要用最短时间将这些地区带入二次现代化轨道,先行国家也不能提供太多这方面经验;五是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新经济迅猛发展,以及经济信息化和全球化带来的新机遇,再加上市场容量大的优势,使后发展国家可以通过创新,在某些领域超越先行国家,这种创新路子,也是从先行国家学不来的。

为此,如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党中央根据我国的国情,部署了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六个方面的任务。从二次现代化国家的经验看,在落实六大任务中,可选择以下几个方面重点推进。

1.加快构建技术和知识创新体系

在二次现代化中,对科技创新的支持,是支撑经济体系现代化的关键。有人说,国家创新系统是第二次现代化的发动机,发达国家经济现代化的过程,正是科技不断创新的过程。[22]我国不少地区尤其是许多中西部地区,虽然还处于一次现代化阶段,要用30余年时间同时完成两次现代化任务,建成现代化经济体系,但如果依靠科技创新来跨越产业、城乡、区域、消费等升级中必须经历的常规路径,将迎来一次历史性的飞跃。党的十九大制定的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中,已经明确科技实力将大幅跃升,跻身创新型国家前列。从R&D投入占GDP比重、科技进步贡献率等指标看,正在向二次现代化国家的最低值靠近,跨越的条件开始具备,因此,当前必须把握新一轮科技竞争的制高点,用更大力度、更短时间来建设创新体系。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全面创新改革不仅能够充分释放已有的科技创新潜力,而且还能够形成强烈的科技创新动力,应当作为当前的重点工作推进。

2.选择优势产业突破带动整体升级

产业体系的整体跨越难度很大,如果用常规方式来推进产业升级,不可能在短时间完成现代化产业体系的任务。韩国从21世纪开始,就把467个高新技术产业和111种服务业的细分领域作为重点,组织产、官、学、研界共同研究制定产业进入世界前列的发展目标及促进战略,现代、三星等一批世界级企业,就是在这一行动中涌现的。我国经济体系的现代化,必须充分利用各种“后发优势”,围绕“建设制造业强国”进行谋篇布局,选择一些已经形成一定优势、发达国家又不具备垄断性的产业,或者可以在政府支持下能够突破某些跨国公司垄断的产业,作为重点发展对象,形成若干世界级的先进产业集群,以此带动更多的产业取得突破。高铁、航空航天制造、移动通讯、电子商务高铁、核电等的发展,已经作出了示范。此外,新经济和绿色发展带来的机遇,以及高新区、国家级新区、众创空间等的超常兴起,将创造我国在更多领域实现“超车”的条件。按照熊彼特的理论,新经济就是生产函数的创新。[23]利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整合或改造传统产业,促进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超前布局新兴的服务业,将为传统产业发展注入新的动力,最终形成整体突破的局面。绿色经济在我国有资源和市场优势,也有条件在某些领域实现领先发展,占据低碳经济高地,可以作出超前的布局。

3.分类指导各区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第二次现代化背景下的经济体系现代化,在区域上表现为有密切的产业分工和协作,有合理的协调机制。尽管不同区域受发展水平、资源禀赋的影响,会呈现各具特色的经济体系,甚至在产业发展层次上存在梯度差异,但各地区通过承担同一产业链条上的分工任务,或者在发展不同产业的基础上开展合作,是我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完成的任务。目前,各地区之间密切的分工协作还没有建立起来,一方面,先进地区或中心城市的许多产业规模不大,链条不长,没有足够的能力带动落后地区或周边地区参与;另一方面,落后地区、周边县区的产业发展水平低,参与有一定技术含量的产业分工协作体系的能力不足。当然,现有的体制机制,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跨区域的分工协作。因此,加强对各地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指导,及时解决遇到的问题,尤其是发挥好先进地区对落后地区的带动作用,使所有地区在现代化经济体系中不掉队,也是其中的重要任务之一。

4.促进人力资源与经济体系升级相适应

我国制造业劳动生产率只相当于发达国家20%左右,如果不能将其提高到50%以上的水平,即使建成了现代化经济体系,也是低水平的,不符合党的十九大提出的质量效益优先的要求。当前产业升级步伐加快,要求人力资源的知识和技术结构也要升级,对人力资源素质提出了更高要求。现代经济需要更高素质的劳动力,除吸引留学生回流、引进国外专家等措施外,加快发展适应现代化经济体系所需的人才培养,提升国内各类教育水平,促进人力资源普遍上一个新台阶,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内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5.通过扩大开放引进先进产业和人才

现代化的经济体系必然是开放的,在现代化进程中,把一些比较优势不明显的传统产业和附加值低的产品转移出去,腾出要素发展先进产业,通过开放引进先进生产要素,实现产业结构高级化的战略目标,是所有国家采取的办法。新加坡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先后进行了三次经济结构转型,充分利用产业跨国转移的机遇,积极参与国际分工,实现了产业结构的不断调整和升级。我国沿海地区率先加入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从而迈向全球产业链、价值链的中端的过也是典型例子。我国除目前有较大富余产能,可以通过“一带一路”建设走出去参与国际分工,在海外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外,还有一个重要任务是把先进的理念、技术、项目、人才引进来,充分利用先进国家的资源,推动我国的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这也是不少国家成功实现现代化的经验。其中,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培育贸易新业态新模式,建设面向全球的贸易、投融资、生产、服务网络等,要作为开放的重点。

6.制定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规划和举措

中国的第二次现代化,如果按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时间考虑,不到20年了,即使按实现强国的目标考虑,也只有30余年的时间,这是经历第二次现代化国家中没有过的。我国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完成任务,必须发挥后发优势,制定开拓性战略,加强规划引导,根据规划确定的目标和任务,推动各方面工作与之协同。落实到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就要按照党的十九大精神,通过体制机制创新,以及促进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等与产业协同发展,走出一条超常发展之路。

参考文献:

[1]中国将如何全面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EB/OL].http://www.cnr.cn/chanjing/gundong/20171024/t20171024-523998606.shtml.

[2]张鹏.以现代化经济体系支撑“两个一百年”的宏伟蓝图[EB/OL].http://www.71.cn/2017/1023/970229.shtml.

[3]王东京.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又是发展的战略目标[EB/OL].http://cpc.people.com.cn/n1/2017/1120/c415067-29656476.html.

[4]李佐军.适应新时代需要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EB/OL].http://mini.eastday.com/a/171113112346485.html.

[5]王春晖.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基石: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EB/OL].http://opinion.people.com.cn/GB/n1/2017/1103/c1003-29625285.html.

[6]赵昌文.现代化经济体系是实现中国现代化的经济基础[EB/OL].http://money.163.com/17/1024/05/D1G730TB00l2580S6.html.

[7]李伟.四个方向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EB/OL].http://news.sina.com.cn/o/2017-11-25/doc-ifypacti8084686.shtml.

[8]深化供给侧改革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EB/OL].http://jjckb.xinhuanet.com/2017-11/06/c-136730501.htm.

[9]韩保江.多维度把握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目标要求和现实路径[EB/OL].http://cpc.people.com..n/n1/2017/1104/c415067-29626838.html.

[10]现代化经济体系:发展的战略目标[EB/OL].http://finance.jrj.com.cn/2017/10/24043023274001.shtml.

[11]中国首提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释放什么信号?[EB/OL].http://www.chinanews.com/gn/2017/10-18/8355653.shtml.

[12]权威专家纵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EB/OL].http://www.jjckb.cn/2017-11/01/c-136719097.htm?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13]中国进入全面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关键期[EB/OL].http://www.sohu.com/a/198868660-345245.

[14]刘志彪.如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EB/OL].http://www.rmlt.com.cn/2017/1106/502031.shtml.

[15]刘学文,于光远.于光远畅谈21世纪世界历史大调整[J].决策与信息,2000,(01):4-6.

[16][美]沃尔特·罗斯托著,郭熙保,王松茂译.经济成长的阶段[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10-21.

[17][美]西里尔·爱德华·布莱克著,杨豫译.比较现代化[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6.220-250.

[18][美]萨缪尔·亨廷顿著,周琪,刘绯等译.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M]北京:新华出版社,2010.112-130.

[19]朱铁臻.城市现代化研究[M].北京:红旗出版社,2002.307-311.

[20]何传启.现代化研究的十种理论[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05-29(05).

[21]中国现代化战略研究课题组等.中国现代化报告2007[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200-210.

[22]张凤.国家创新系统与我国第二次现代化[J].世界科技研究与发展,1999(06):77-79.

[23][奥地利]约瑟夫·熊彼特著,杜贞旭等译.经济发展理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0.110-112.

【来源】 经济体制改革